中国乐队需要更多的“乐夏”

光明网 阅读:15286 2020-10-16 10:21:29

原标题:中国乐队需要更多的“乐夏”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结束了,“重塑雕像的权利”“五条人”和“达达”包揽前三,此后前七排名分别是“大波浪”“Joyside”“木马”和“马赛克”。最终的名次,多少在人们意料之内,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乐队的水平。北青艺评与“乐夏”专业乐迷、坏蛋调频主理人王硕进行了对话,看看乐队圈内人怎么说。

北青艺评:你怎么看第二季“乐夏”的决赛结果,和乐队实力相符吗?

王硕:决赛结果还是很靠谱的,除了“木马”我觉得应该进前五之外,其他的都没问题。

我发现无论第一季还是第二季,基本都是以“工龄”排名的,越老范儿乐队排名越靠前。“重塑雕像的权利”有17年“工龄”,“五条人”也成立12年了,“达达”更不用说,成立于上个世纪,虽然中间断了,但是在两季“乐夏”之间(去年11月)重组,算起来也有20多年了。还有“Joyside”,也是在第二季“乐夏”前重组,将近20年队龄。

这里面“达达”相比于其他几支乐队,算比较主流一些,音乐风格也很明亮。有人开玩笑说主唱长得帅的排名也靠前点,你看彭坦就比边远帅。“乐夏”流量监测数据也显示,长得帅的乐队出来的那段,流量也会往上走。

其实乐队没有什么实力不实力一说,主要是乐队给人的感觉是不是多样化。比如“超级斩”,我觉得这个乐队挺好的,但是它大部分歌都是一个形态,靠着一股冲劲儿冲到了前十,但是再往后就冲不动了。可能就跟跑长跑似的,你得知道哪应该省点劲儿,讲究个一张一弛。

像“重塑”和“五条人”,每首歌呈现出来的样貌在我看来都是不一样的。我说的样貌就是所谓的风格,这个风格不是西方摇滚界定的风格,是一种气质,感觉上的东西。

北青艺评:“乐夏2”决赛现场你最喜欢哪首歌?

王硕:决赛现场我最喜欢的是“重塑”的《Sounds ForCelebration》,我比较喜欢简单的东西,那首歌从结构上来说没有那么复杂,精彩的是最后一段黄锦演奏的军鼓,打的是类似小学鼓号队的节奏,但是他一直loop,一直重复,声音是由远及近,扑面而来,那种气场出来了。

北青艺评:前三名里面有两支小众乐队,对于很多大众来说,“五条人”和“重塑雕像的权利”以前都没听说过,他们进前三你认为是大众审美的提高,还是小众音乐已经大众化了?对音乐本身来说是好事吗?

王硕:他们的音乐对我来说不小众,我天天听他们的歌,反倒是好多吉克隽逸那种,我从来没听过的,在我的世界里更小众。

大众审美从来没提高过,大众审美主要看媒体,综艺是当今的一种主流媒体,所以大众审美受综艺的包裹。

北青艺评:“重塑”一直以音乐说话,“五条人”则是话题之王,他们都赢了,你觉得他们有什么共通之处?

王硕:“重塑”和“五条人”的音乐都有很多冒险的地方、实验的元素。大家能看到“重塑”的音乐明显偏电器化,也很有人情味。“五条人”的音乐并不是简单的民谣和弦,里面加入了世界音乐、实验音乐的色彩。

相比之下“达达”“Joyside”这样的乐队在传统领域中比较努力,但是大伙儿可能觉得:哦,这个我知道。反倒是“重塑”和“五条人”给大家的新鲜刺激比较多。

北青艺评:“五条人”决赛歌曲突破了自我,他们自己说“宁愿土得掉渣不愿俗不可耐”,你怎么评价“五条人”?

王硕:对于“五条人”,我想说他们就是朋克,朋克不是我们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三和弦的朋克,而是他们在音乐中有一种颠覆的勇气。

他们所谓的“土”我认为是对自己本土文化的自信,而“俗”我理解的是,他们不愿意一把吉他一架手风琴这样唱下去,想在现有编制中加一些“土”的元素,比如红色塑料袋、塑料垃圾桶,他们想告诉人们,这些本土的、生活化的、你以为跟音乐不沾边的元素,都可以是乐器。

北青艺评:有人说“大波浪”和“马赛克”一直没有什么突破,直到决赛赛场都是这样,张亚东也对“马赛克”说希望他们写出更丰富的作品,你怎么看?

王硕:张亚东自己都说他表达的是他的想法,不一定是对的。

我觉得“大波浪”挺有突破的,他们原来写东西都特别艺术化、特别抽象,决赛演的是新歌。李剑说他自己想过这个问题,想多写点儿大伙都能听懂的歌。

以前音乐节的时候经常会有那种情况,台底下都不知道他们演什么,根本不听。所以从艺术化到大伙都愿意听,我觉得这就是突破,好多人都突破不了这层,觉得自己一定得艺术化,然后就饿死了。所以我觉得“大波浪”特别好。

“马赛克”一直都在做复古的音乐,复古的不是迪斯科,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文化。我觉得“马赛克”挺可爱。

北青艺评:乐队与资本,是“乐夏”播出以来一直被人们议论的话题。你认为乐队对音乐品质的追求,和为了生存必须面对的大众化市场化之间,是矛盾的吗?

王硕:见过好多乐队一上来就想市场化资本化,最后都特糟糕。反倒是什么都不想的,都特精彩。我觉得听乐队的人可能还是那种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喜欢追求自我的这种人,他才会喜欢乐队的音乐。

北青艺评:两季“乐夏”结束了,你觉得“乐夏”给中国乐队文化带来的影响是什么?乐队需要“乐夏”吗?

王硕:乐队从livehouse和音乐节走上综艺舞台,“乐夏”让更多人见到了乐队。我认为乐队需要更多的综艺和平台。

北青艺评:如果“乐夏”有第三季,你希望看到哪些乐队?

王硕:我不知道,希望第三季能多一些新乐队吧。(史祎)

作者:{作者}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