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访谈丨京剧“武生头牌”张幼麟:我和变脸也有过一段缘分

红星新闻 阅读:53307 2020-11-21 12:14:59

原标题:红星访谈丨京剧“武生头牌”张幼麟:我和变脸也有过一段缘分

凌厉的眼神、挺直的身板、走起路来犹如一阵疾风掠过……在成都新声剧场的排练现场,67岁的京剧“武生头牌”的张幼麟,武戏干净利落、开打勇猛。一出《挑滑车》排练完,台下人纷纷叫好。

11月21日,由成都市京剧研究院主办的“一月一名剧”中,张幼麟将率女儿张蕊麟及其十余位弟子在新声剧院开启武戏专场,表演京剧全本《挑滑车》《飞云浦》《昭君出塞》和《白水滩》。据悉,目前该场门票早已售罄,观众热情空前。

这是张幼麟第三次来蓉演出,他认为成都的京剧氛围很浓郁,观众懂戏。他与川剧变脸也有一段缘分:1984年,随父到成都演出的张幼麟迷上了变脸,并向两位川剧老师学习。后来,在张幼麟1985年拍的《金翅大鹏》中,用上了变脸这一元素,“反响特别好,在首届天津戏剧节上,获优秀主演奖。”

排练结束后,张幼麟和张蕊麟接受了红星新闻记者的专访。

张幼麟

16岁才开始正式学戏 被父亲挖苦到想过上吊

张幼麟生于梨园世家,母亲是著名的青衣任翠卿,父亲张世麟创立了张派武生。张幼麟特别崇拜父亲在舞台上的风采,看到全国那么多人追捧他父亲,张幼麟心里想:“哎呀,我怎么没学戏呢,将来能像他一样站在舞台上该多好。”但作为家中独子,母亲深知这行的苦,反对他学习戏剧,希望他能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

有一次,张世麟给徒弟说戏,徒弟一直练不对,张世麟很着急。但张幼麟在旁边一看便能明白父亲所讲的精髓、要领是什么,“我母亲说,‘世麟,要不让小宝(张幼麟小名)走一下试试。’没想到,我一走,诶,就对了。”张幼麟将其归结于基因。

16岁时,张幼麟决定学戏,母亲见他心意已决,便转而全力支持,找来张幼麟的师哥带他练习基本功。虽然别人都是科班出身,但张幼麟学习很快,别人要学三年的内容,他一两年就能学会。后来,父亲张世麟真正开始给他说戏,第一句话便是,“你要干这行,行,反正这是你要干的,我打不跑你,那你就干。”

张幼麟排练《挑滑车》

从张幼麟开始学戏,便没有听到过父亲一句夸奖,还常当着众人挖苦他,“你成不了,你哪儿成啊,你就最多跑跑龙套。”张幼麟形容那种心境甚至比挨打还难受。“我不怕打,但我怕他挖苦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来讥笑我、损我。那时年少气盛,甚至一度想过上吊。真的,我就拿着腰缨子,看着房梁,想着大丈夫可杀不可辱……”

但当张幼麟在舞台上一炮而红、一鸣惊人的时候,内心最感谢的还是父亲。“现在想起来,与父亲的那些回忆都是享受,再也遇不见我父亲那样的严师了。”

看着新声剧场舞台上正在排练的武生演员,张幼麟心疼地说:“现在学习武戏的孩子太苦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伤,但还在坚持,背地里守住了多少寂寞,生生用内心的韧性坚守下来了,只为听到观众们发自内心的叫好。”

因意外摔碎半张脸 从头顶开口做手术

1980年,张幼麟凭一出《战冀州》大受好评,在梨园崭露头角。但命运却在他舞台生涯刚有起色时,给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1988年9月30日,张幼麟在天津演出《战冀州》时,舞台由四块小台坛塔起来,并不够牢靠。在排练时或许还能注意,但锣鼓一响,张幼麟便管不到那么多,脚一蹬,身体一翻,怎料踩到舞台缝里,还没翻身一周,脸先着地,舞台上全是血。

进医院拍摄X光,医生说只是脑震荡不要紧。但妻子看到他左半脸上全是黑青,擦药时说,“幼麟,你右边脸怎么是瘪的,像是没有骨头了。”原来X光只拍到头顶部分,脸上部分还需去口腔医院确诊,诊断结果是:右颚骨粉碎性骨折。一心惦记着12月份演出《金翅大鹏》的张幼麟,只想着尽快手术,赶上演出。

医生给的建议是在脸上开一个丁字形的大切口进行手术,但演员需要靠脸吃饭,张幼麟坚决反对。医生给出的第二个方案是从头顶切口,把脸“拔下来”进行手术,这样便不会在面部留疤,“我说好,就这样做。”

手术结束,迷迷糊糊睁开眼,张幼麟看见父亲站在床头,“他的表情就像一头雄狮,要去救崽,但是够不着的那种眼神。看了我几秒,一咽唾沫,我立马受不了了,把脸扭过去,眼泪一直掉。”

幸而手术很成功,以后仍能照常登台,但至少需要8个月的恢复期。张幼麟为了能在12月份上台,忍痛在家锻炼眼、手、身段,硬生生在12月演出当天,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观众。

京剧血脉继续传承 女儿也是英姿武生

在本次成都的京剧演出中,张幼麟的女儿张蕊麟也将为观众带来《昭君出塞》。排练下来,张幼麟和女儿交流着刚刚台上的表演。“我对女儿也特别狠,前两天有人跟我说,‘你这么打孩子内疚吗?’我说,‘你为什么这么讲,只有恨铁不成钢!’”不过张幼麟也坦言,学习京剧,过去是挨打,现在也得讲究科学方法。

张蕊麟

因从小在梨园世家的耳濡目染,张蕊麟从8岁起便随父亲开始学习基本功,到4年级,正式进入艺校学习。“女生练武戏会因为生理条件,比男生更难一些,需要下更大的功夫。”作为80后,张蕊麟说,京剧对她而言,不仅仅是打心底的热爱,还有传承的责任。

张蕊麟告诉记者,其实自己小时候的最初梦想是当个民歌歌唱家,但这个想法遭到了家里的反对。她也喜爱过乒乓球,小学3年级、4年级均被老师选中,想培养她打乒乓球,但当她回家告诉父母时,只看到父母摇摇头,说“这事不可能。”直到她20岁,父亲思想开通了许多,接受了她的业余爱好,但仍然觉得应该以京剧为主。

作为80后,张蕊麟最欣喜的便是看到京剧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喜爱,“现在戏曲逐渐走进校园,这是一块很重要的敲门砖,让更多孩子了解国粹艺术,有了新一代观众群体,京剧的传承才能更好地继续。”她说。

红星新闻记者 邱峻峰 曾琦 摄影报道 编辑 乔雪阳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