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戏当然苦,但是我喜欢

中国青年网 阅读:50191 2020-11-23 08:16:26

原标题:学戏当然苦,但是我喜欢

5月30日,山东青岛通济实验学校的学生在校园京剧艺术节上表演京剧《穆桂英挂帅》。新华社 梁孝鹏/摄

“水袖翻飞美难收,凌波莲步掌上轻。听君一曲春闺梦,十万貔貅罢长征!”这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为我的偶像京剧表演艺术家张火丁写下的赞语。

我学戏超过10年了。从小我就做着一个关于戏曲的梦,希望有一天能站在舞台上,演绎别人的悲喜人生。

今天我终于站在了舞台上。曲声悠扬,缠绕着婉转的唱腔,灯光下白色的丝绸翻卷,泥金折扇面上的牡丹在一片金影中跳动,头上珠翠光彩流动。台上的灯光把台下的一切隐没在黑暗中。这一刻,我不再是我,我的世界也不再属于我,而是属于几百年前的人物。我惊着她的梦,寻着她的缘。

刚学戏曲时,每天清晨5点,美梦都会被打断,我极其不情愿地被拉起来吊嗓子。为了让气息稳定,声音通畅,就必须在清晨吊嗓子。时间太早,又不能打扰到别人,护城河边,阴山背后,总是可以看到我的身影。一开始我总是掌握不好方法,不会发力,经常没练多久嗓子就痛得不行,无法像老师说的那样松弛自如。随着时间推移,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我吊嗓子时,声音越发清亮流畅,气息也越来越稳定悠长。

刚学戏曲的时候笨,学不会手势,记不住唱词,走不对台步,就总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见过无数白昼黑夜,听过无数批评和不耐烦。老师总说我眼神无戏,只是在做动作,单纯的演绎故事。要想真正做好一个角色,你得先成为角色。长袖飞起又落下,身姿舞动又停歇,戏曲唱腔重复再重复,一遍遍告诉自己:要努力!要刻苦!

多少次唱着婉转的唱腔;多少次舞着长袖;多少次拈着折扇,沉醉于戏曲的优雅;多少个炎夏,身上的汗水浸湿戏服;多少个寒冬,挥着剑,舞动出悲欢离合。现在虽然很多年轻人不能欣赏戏曲的美妙,但我却很喜欢京剧。

今天我终于坐在后台的梳妆镜前,正在勒头的我变得面部狰狞,不断地贴片,插钗子,头上的重量又沉了几分。打量着镜子中化着细腻妆容的自己,竟一瞬间走进了角色,仿佛自己真的成为她。上台后曲声响起,婉转的唱腔缠绕其中,长袖舞动身姿优雅,那一刻,我不再是我,我的世界只有一个戏台那么大,走进人物,演绎人物一生的悲欢离合。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喜欢京剧戏曲,我并不能华丽地阐述深刻的大道理。有些事不需要理由,便一眼认定,正如汤公在《牡丹亭》中所讲:“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你问我苦吗?苦,当然苦,但当我站上戏台,走进角色的那一刻,一切苦都是值得的。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京剧戏曲倾注这么多,或许是在学戏这个慢慢深入的过程中,一切早已成为习惯。

我爱的不仅是舞台的光鲜,我爱的还有演戏本身。演戏就是在用一种属于我的方式去体会。体会一个角色,一出戏,一种艺术;诠释一种美,一份爱,一份倾注;传承一种传统,一份历史,一种文化。

今天在舞台上,我挥舞水袖,演绎芳华一梦,也终于实现了我的戏曲梦!

(指导教师:吴迎春)

梁馨然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初二(3)班 来源:中国青年报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